罗特斯小简介

我的照片
我站在窗里窥探窗外,你站在窗外迷失窗里。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灞陵与我

其实入行那么多年,
也被媒体甚至是同行灞陵了那么久,
难过吗?
也不是不曾难过,
但是我也常常告诉自己,做好本分就好。
自己也曾经当过媒体,也知道媒体灞陵是就等于不让你红起来这件事,
难过吗?
告诉自己睡醒后还是一条好汉。

娱乐圈,特别在大马,
要嘛你就很帅很漂亮很高,就可以当红,
才华是没人理的,
不过说真的,问回自己你有比人优的才华吗?
想想也没有,
那你有样子吗?
想想也是没有,
那你被媒体灞陵又有什么好难过呢?

记者问,苏小姐和钟先生现在在马来界超红的,你不担心吗?
虽然嘴上说不担心,
但是心里面确实回答是,我又没有一个团队去帮我推,
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对自己的名气投资,
那我还可以怎么样呢?
难过吗?
要放弃吗?
其实真的在动摇着。

我一个人可以撑到今天我觉得自己真的蛮不错的了,
哪还敢奢望些什么呢?
感激身边愿意给机会的人都来不及了。

记得小时候父亲说,别去演艺圈闯荡了,
我们就是没有这一种血,这一种命在这圈游荡的,
我不服气,所以我一直努力到现在,
当然我还是明白,爸爸只是怕我辛苦,
家人严肃的爱,就算多任性,我还是明白的。

不过认真想想,名气和金钱,我很自然的还是选金钱的,
所以也不介意你们继续灞陵,
毕竟你不明白be kind to one another,那你也去不了多远,
继续在你的低薪工作徘徊就好,
你有你高兴,我有我努力,
这样也不错。

安慰自己这件事,我从小就很会,
你要在这方面优过我,
那你就必须先了解,我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吧。




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埋葬与被埋葬的之

怎么说呢?
我倒是很久没有为了想要参与的戏而对自己感到失落,
12月有部舞台剧是自己很想参与的,
先说导演,确实很有实力,是我想合作的对象之一,
再说莎士比亚与踡川幸雄的crossover的确很令人振奋。
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最后没被选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特的事,
适合自然位置就是你的,不适合怎么都进入不了。

再说,自己喜欢,也真的很坚持演戏(尤其表情,就算设计也必须符合真实)一定要自然并且与时并进;
反观选角方面,就可以比较了解为什么自己不在其中了,先不说合作过的(因为都是可假可真的演技派),其他的有些的确很有天分,但都是挤眉弄眼的表演,还真的不是自己的那杯茶。

所以就当作是安慰自己的能力不足吧,在自己的部落格发泄总可以吧?

到最后还是很期待导演的作品的,不过真的不想再看见挤眉弄眼的表演了,香港的某电视台早就把本地的华人影视与舞台界人士搞到都像小孩子在玩家家酒般的演技,不吐真的不快,
毕竟来到这个年代,连个谁谁谁只要样子有点,台词最后可以念很顺,语气情绪不对都没关系,都可以成为演员。

但我想说我们确实可以把作品畅销的卖出去了,自己也可以成为畅销导演,但我们却埋葬了一个演员的可能性,埋葬的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

好吧,各有各精彩,都加油!




2016年3月12日星期六

时间先生

最近超自恋的,
自恋指的不是自拍或买些有型的衣服给自己穿,
而是我最近迷上观察自己的心情。
比如:
发了个梦,我会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发这种梦?
感到郁闷,我会去分析为什么?但总是没有办法找出答案的。
感到快乐,我也会去在意为什么会快乐起来。

也许,我只是不舍得那些经历过的人生,
偶尔我也想回到过去,在不被消除记忆和能力的情况下。
我会想,如果现在我只是23岁,以现在的经验和能力早就可以干出些什么东西了。
但我29岁了,相差6年也,
那是很大的距离。

我会怀疑,是我后悔了一些人生道路的选择吗?
还是,我只是感觉疲惫,因为还没死去所以必须跟着时间活下去。

不过2015到现在,我真感觉自己老了,
心态老了,体力不足了,思考稳了一些,
那是一件好事吗?不懂。

偶尔在脸书看见朋友们的update,
我觉得“时间先生”还是最无情的那个。

我们呼吸着同样的氧气,
但时间却让我们在窗口拉远景离去。

如果天冷,请你多加件衣。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难过,你还是仰赖我啊

难过的是,
坏人总是由我来当,
难过的是,
我长大了,
长大得必须自己承受所有的感受,
难过的是,
事情还是一样,
难过的是,
我不像以前一样,
可以自由地运用文字,
那一切都成为了我自己的秘密,
难过的是,
我真的很难过,
难过的事,
我笑得好开心,
但我心里在哭...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迷念的人、事、物

我从不迷念只有眼睛看见的人、事、物。
也许这个原因,我显得格格不入。
周围的人们都靠眼睛过活,
心不见了....

多年以来曾认为有些人也和我一样,
靠着心,寻找心...
但不是的,他们的心早就不见了...

他迷念着外表漂亮的1115,
他迷念着外表漂亮的8912,
他迷念着外表漂亮的0924,
他迷念着眼睛看见的漂亮,
然后就这样一生了。

我想那是城市人的爱好,
眷念着眼睛看见的美丽,
然后他们忘记扶心一把,
心都不见了....

也许那是我格格不入的原因,
也许那是我格格不入的原因...



2015年9月21日星期一

关于原谅这件事

这是李欣怡的一篇短文。

18-9 《#‎欣想事成
《我原谅你》
有一位朋友,经常在聊起前度的时候都恨得牙痒痒的。也许也不是恨,就是有点面对不到当初自己的盲目。说当初对方要做生意自己也义无反顾地支持,结果环境变好了之后,自己唯一获得的下场就是被劈腿,说完这个情节一杯啤酒就被猛然灌下去。
这位朋友在生活上已经全然move on,生活也不是过得不好,也有谈恋爱的对象,也不见得看不出以前的经历是一份礼物。这样的投诉也许只是证明自己可以为爱牺牲,黄汤下肚偶尔会怅然若失也实属正常。不过,对于你曾经认为“是个错误”的爱情,抓住不放的力气到底又有多大,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了。
“爱情是两个人的责任”,这是小学生程度也能理解的基本概念。如果所有的结局都是两个人互动贡献所成,那最后怎么会有人“不值得原谅呢”?
当然,这些角度和立场的万年纷争,讨论下去意义也不大。痛割在你的手上,即使我把同一刀割在自己身上你是还会有我无法了解你的理由。原谅不了别人,也原谅不了自己,那就继续把剧情延烧下去,反正曲终人散,你面对的只有自己,也没有人能陪伴你到最后的。

“我原谅你”这句话是假大方还是真释怀,其实不重要。也许若干年后你想起一些事还是会觉得心里不舒服,不过就趁着天空还蓝海水还深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方法,扮伟大也好,故作潇洒也罢,说一声原谅,一生人总要演一次让自己也感动的角色吧!



真好,最近正在思考这件事,
然后才发现,原来我没办法很大方,很潇洒的,很诚实的原谅你。
你也从来没说对不起,
我也从来没说原谅你。

所有的过去,并不会真的过去,
它只会是一种经历,
你是要接受然后前进?
或是避开然后呆滞?
我选择了接受并前进,

但,我不会原谅你,
也不打算原谅你。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杂记

久没纪录,也不是没有感想,
只是忙忙忙忙的当儿,实在没跟自己好好的对话。
2015让我瞬间变得必须更加坚强些,
那些不想发生的事,依旧像曾经决定放开手的那些人一样,发生了。
我没再像孩子一样哭泣,
我的选择基本上也没和上一段感情有任何出入,
只是上一段,对方选择放手,
这一次,对方选择抓牢。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敢奢望自己的未来,
只是我会去想象,也会去执行,
两人共同的目标在哪里,
哪天对方懒了,我就加把劲儿,
要是我累了,当然我相信对方会拉我一把,
对谁,我都是这个态度。
家事,够我烦得很久,
朋友事,如果了解我身为经典水瓶座,
都知道彼此的信任依然存在。

我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反正如果是自己做错,
承认了,解决了就好了,
所以,我对于懦夫,
显然有些抗拒。

世界若都愿意诚实,其实世界就很简单。

只是这几个月,我必须面对很多现实,
有些债务,真的我算来算去,
我一辈子也不够还,
不过还好,我还过得去,
暂时还没饿死就是了。

我想,我慢慢放下关于所有自己热衷的兴趣这件事,
做得还不错。
尽管会非常想念,但是生命就是如此奇妙,
我也特别感恩。

只是,一向来自称为风的孩子的我,
现在已成了枯萎的叶子,
落地了,就算了。